您的位置:首页

·《江西高校科技创新服务区域经...
·《汤显祖与莎士比亚》
·《汤显祖与罗汝芳》
·《汤显祖与蒋士铨》
·《汤显祖与“临川四梦”》
·《三千年冤狱》
·《三千年文祸》
·《苏共亡党二十年祭》
·清官况钟
 
· 总局明确2018年出版物出版计划十方面重点(附通知)
· 10位汉学家谈”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文化与出版交流
· 总局司长告诉你,未来出版业这样想这样干
· 童书市场究竟有多大?
· 两会闭幕:盘点与出版业相关的七大关键词
·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
· 实体书店如何抵御网购冲击
· 出版业转型要加强出版文化建设
· 《中小学教辅材料管理办法》正加紧修订 不得以任何形式强迫学校订购组织学生购买

地址:中国江西省南昌市洪都北大道96号 邮编:330046

联系电话:86-0791-88514424
传 真:88514424(办公室)88504319(总编室)

E-mail:webmaster@juacp.com

叹公成败多翻覆,俯仰无愧对古今——读《梁启超保皇思想研究》
范文波发表于2017年05月03日
 

  

    散文名家梁实秋在一篇回忆文章《记梁任公先生的一次演讲》中提到“一位短小精悍、秃头顶、宽下巴的人物,穿着肥大的长袍,步履稳健,风神潇洒,左右顾盼,光芒四射”。梁任公即梁启超先生,作为“戊戌政变的主角”“云南起义(护国战争)的策划者”,同时“学术文章对于青年确有启迪领导的作用”的梁启超先生在“晚年不谈政治,专心学术。大约在民国十年左右,清华学校请他作第一次的演讲”,后来梁实秋便专门作文以回顾、纪念此事。

    对于近代史,通行的历史课本中提到梁启超(1873—1929),一般跟两件事有关,一个是“公车上书”(1895,时年仅23岁),一个是“戊戌变法”(1898,时年仅27岁)。同时,对于梁启超的评价也多半跟“维新派”“保皇”“改良”“君主立宪”等有关。

    作为一时的风云人物,梁启超在近代史中的影响,不光是在前后参与政治活动的二十余年,同时也有后来执教清华的近十年光阴。此外,梁启超身后留下的皇皇巨著《饮冰室合集》对后世的学术、历史、文化、教育等方面的发展仍有重大的价值。

    而作为政治思想家的梁启超,一生经历极为复杂,同时思想也多有变换,这也很为时人和后人对其指摘诟病。梁启超也称自己:“保持性与进取性常交战于胸中,随感情而发,所执往往前后相矛盾,尝自言曰:‘不惜以今日之我难昔日之我。’”

    细说起来,梁启超一生致力于近代中国社会的改造,然而他的政治主张却又因时而异,不断变化,乃至于前后矛盾,以致难以令人信服。自“公车上书”到维新运动,不久后遭遇戊戌变法失败,后来卷入革命派和改良派的论战,之后恰逢清廷正式宣布要“预备仿行宪政”,紧接着便是武昌起义爆发,这之间梁启超一开始支持“公羊三世说”和进化论,之后历经变法失败而提“破坏主义”,之后又鼓吹改良,主张“斥后保皇”,后来在与革命派的论战中转而提倡实行“开明专制”。直到民国之后,这种多变的特征,在梁启超的政治生涯中依然时有反映,期间他还提出过“虚君共和”的口号,从拥袁到反袁,从“护国”到拥段,一变再变,最后却只是黯然退出政坛。

    对于这样一位在政治、文化、教育等方面极有影响的人物,自然也引起很多人的关注。而关于梁启超的研究,近数十年来一直可说是学术热点,最近,江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与旅游学院的黄涛(自号隐衷楼衰人)老师恰有一本相关的论著——《梁启超保皇思想研究》(以下简称《保皇研究》)已经面世了。

《梁启超保皇思想研究》(黄涛/著,江西高校出版社2016年10月出版)

    作为“维新派”和“保皇派”(或称“保皇党”)一度的干将,梁启超一生围绕皇权所提出的政治理念其实也多有更易,其不光提过“保皇”“立宪”“开明专制”,亦有“革命”之论和“护国”之举。而专以其保皇思想为主线,通概梁启超一生政治思想沿革的著作,《保皇研究》应属首例。

    应该说,要研究梁启超有时候是很“容易”的。毕竟,一套梁启超的文集——近一千万字的《饮冰室合集》,内容可说极为丰富驳杂,同时时间跨度也不算短,只要由合适的点切入,但凡用心做点研究,都不至于入宝山一遭而空手而归。

    但是,越是挖掘,越是体悟,就越能领会到要研究梁启超是极为不易的。一方面,梁启超一生学力惊人,同时著作很勤,成文极快,有时虽不免有粗疏之嫌,但其精力之旺盛,眼界之宏阔,经历之丰富,学力之精深,当时及后世都罕有其匹。另一方面,因为梁启超涉猎极广,除在政治、舆论、教育上很有一番作为,其在史学、哲学、宗教、文学、经学、法学、伦理学、经济学等也很有一番见解,所以他也号称是“百科全书式”的学者。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此外,因为梁启超跨清朝、民国两代,前后经历也可谓跌宕起伏、动人心魄,这导致的结果就是,当时的诸多人物对其评价多有不同,从贬损排斥到五体投地者皆有,同时后世随着资料的整理发掘,也很有一番新的认知。关于梁启超研究的不易,《保皇研究》一书的序言中恰有一例,黄涛老师在序言中提到他指导的一位本科生,其毕业论文题为《浅谈梁启超的史学研究的特色》,在答辩时,在座一位教授因“本科生敢于研究梁启超”而给了论文高分。

    对于梁启超的政治生涯,《保皇研究》如是说:

    “梁启超自1890年年纪轻轻(18岁)得入康门,到步向不知政治为何物的清末政坛,并逐渐以言论界骄子身份享誉政学两界,戊戌变法开始直到从段祺瑞政府退出,前后二十余年光阴的所谓政治家、思想家的传奇经历,都昭示着文人参政的历史影像。在维持国体、改良政体的政治目标的规约下,梁启超在民初的袁、段两届政府中确是权高,但是言轻,难以施展抱负,即便承认现政权而搁置保皇与开明专制,亦不能渐进改良。独裁专制是当时中国尾大不掉的政治毒瘤,厕身其间的梁启超诚惶诚恐,不得不将价值追求掩盖在他政治热情的帷幕中战战兢兢地前行。在风云变幻的近代中国,横亘胸中的‘从政’和‘为学’冲突至此达于顶峰,令人窒息。梁启超在1917年11月退出政坛,既是无奈之举,也是明智抉择。无数历史真相明告:文人从政,大多心劳力绌,难见成效。”

    大体来说,《保皇研究》一书中黄涛老师对梁启超“论政”“干政”的近二十年政治生涯是多有慨叹的。一方面,梁启超作为政治家的活动,从戊戌变法起,就几乎一直站在政坛或社会舆论的前沿,比如在当时办报的风生水起,一时无二,引领当时的学子士人接触西方文化,书生意气,指点江山,以及之后民国时担任司法总长、币制局总裁、财政总长等职务,更是打算为强国富民贡献心力,一展抱负。另一方面,梁启超在“议政”方面因为多变,因为矛盾,以及后期的保守,终遭到新兴学子的冷遇。而在民国政府内阁担任“要职”的结果是,参与“护国战争”而倒袁,任段祺瑞内阁财政总长五个月不到便愤然辞职而去,从此潜心学术和教育。

    应该说,当时及后世不少人物对梁启超也多有类似的慨叹。但平心而论,在梁启超“干政”过程中,不讨论他真实的政治才干还是有点可惜的。所以,在大多人眼中,梁启超更像是政治活动家,而不是较为成熟的政治家或政党领袖。

    而对于《保皇思想》研究的主题——梁启超保皇思想与其他政治思想的变换更易,黄涛老师如是说:

    “实事求是地讲,梁启超自始至终徜徉在保皇与革命、传统与现代之间,而立宪的政治愿景贯穿在他的全部活动之中。其中,保皇思想只是他政治思想的一个重要部分,常处于或隐或现的变化中。从职位期待上,在辛亥年(1911),喜欢研究自己、表现自己的梁启超宣称他非国务大臣不做。‘吾数年来早有一宣言在此矣:若梁某某者,除却做国务大臣外,终身决不做一官者也;然苟非能实行吾政见,则亦终身决不做国务大臣者也。……数年以后,无论中国亡与不亡,举国行当思我耳。’如此倡言,难免不被人冠以‘政治野心家’的恶名,但梁启超不在乎,他有学识实力和政治夙愿,即便是无官可做,他也是磊落之君,令人钦佩。事实上,梁启超最高做到了中华民国政府的熊希龄内阁司法总长和段祺瑞内阁财政总长。从表面看来,梁启超政治立场的‘善变’‘多变’为人诟病,却不能掩饰他的政治权术之娴,正如他自谓:‘不惜以今日之我难昔日之我。’换言之,顺势而为和固守兼容,竟是那么和谐地统一在他的全部生活中。而这种统一的关键,就是以其为本位的爱国和救国的言行。”

    作为一本学术专著,应该说《保皇思想》主线较为明晰,架构也较为合理,行文偏于典雅,议论平实有力,引用资料也很翔实。此外,全书导论部分,还简略介绍了梁启超研究的学术状况,以及讨论了梁启超评价歧异的情况和原因。这对于概要了解有关梁启超的研究和后世的评价,也多有参考的价值。同时,书中附录资料也很是丰富。(附录包括:梁启超生平与政学大事年表、梁启超的笔名和署名知多少、梁启超政学时文的“自序”、梁启超《少年中国说》全文、梁启超著述的结集情况统计、梁启超《饮冰室合集》目录)这对于读者补充对梁启超的了解也多有裨益。

    不过,以个人浅见,《保皇研究》一书也仍有一些可完善雕琢之处。全书篇幅较长,可是分段“节省”,所以阅读起来多有不便。另外,翻看某些章节,似乎是有写后再一次的扩写,所以文稿某些内容的位置应当还有可调整的余地。此外,全书内容以时间线进行,书中议论也随之展开,但叙事及议论略有重复,所以部分导致全书篇幅过长。虽有微瑕,《保皇研究》也仍有许多可参考讨论的价值,其对梁启超保皇思想的前后转变也很有自己的看法。

    《保皇研究》一书后记,作者道出全书的主旨:

    “梁启超永远走了,却永恒地活在其留世恒久的活著作里,是笔者乃至其他徜徉于人类文化精品书海中的当代或后代人都能身临其境地感受到的心灵慰藉。笔者在21世纪中华民族决意和平崛起的伟大复兴的时代,开始潜心这场伟大的文字梳理,就是为了找寻蕴藏其中的梁启超灵魂,为‘书上好话皆说尽’的‘书籍是人类进步阶梯’的历史传承做出一份乐意学者的贡献来。笔者相信,每个人都是优良分子,全社会就都是优良分子,那么‘人治’岂不‘大同’哉!”

    回到开头的话题,梁实秋在《记梁任公先生的一次演讲》一文中提到,梁启超在那场演讲(题目为《中国韵文里表现的情感》)开头讲了一首古诗《箜篌引》:

公无渡河,

公竟渡河!

渡河而死,

其奈公何!

    可以说,这首诗讲的其实也就是在风云激荡的近代中国,面对列强的侵略和欺凌,为了挽救民族危亡,许许多多的如梁启超这般的热血之士在进行努力的奋斗和艰苦的探索,一心寻求有效的救国、救民之策,以及在此过程免不了要遭遇的许多困难,需经受的诸多非议。虽然功业有成败之分,但其人爱国精神令人激赏,也为后世敬仰。

    今时今日,怀想追忆如梁启超这般的历史人物,研究讨论他们的诸多思想、功绩,其实也正是我们“告诸往而知来者”的追求。历史能够给人的提示,恰恰是告诉人们尽量避免“太阳底下,别无新事”的无奈循环。而黄涛老师的《保皇研究》一书也正是着意于此,用心于兹。

    叹公成败多翻覆,俯仰无愧对古今。

    斯人已逝,后人仰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我社简介 | 英才招聘 | 邮件系统  版权所有:江西高校出版社 赣ICP备12007686 技术服务:江西新媒体出版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