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江西高校科技创新服务区域经...
·《汤显祖与莎士比亚》
·《汤显祖与罗汝芳》
·《汤显祖与蒋士铨》
·《汤显祖与“临川四梦”》
·《三千年冤狱》
·《三千年文祸》
·《苏共亡党二十年祭》
·清官况钟
 
· 注意!《公共图书馆法》实施,将给出版业带来这五大变化!
· 总局明确2018年出版物出版计划十方面重点(附通知)
· 10位汉学家谈”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文化与出版交流
· 总局司长告诉你,未来出版业这样想这样干
· 童书市场究竟有多大?
· 两会闭幕:盘点与出版业相关的七大关键词
·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
· 实体书店如何抵御网购冲击
· 出版业转型要加强出版文化建设

地址:中国江西省南昌市洪都北大道96号 邮编:330046

联系电话:86-0791-88514424
传 真:88514424(办公室)88504319(总编室)

E-mail:webmaster@juacp.com

新书推介|白鹿洞书院文化旅游丛书”之《白鹿洞书院诗文选注》
发表于2019年05月20日
 

“白鹿洞书院文化旅游丛书”
之《白鹿洞书院诗文选注》
作者:胡迎建
书号: 978-7-5493-8294-1
出版时间:2019年1月
定价:28.00元


作 者 简 介

胡迎建,江西省社会科学院二级研究员。历任江西省社会科学院文化研究部副主任、首席研究员,兼《江西诗词》主编,江西省诗词学会会长,中华诗词学会副会长,出版学术专著6部,编著4部,校注与编注10部,主编或副主编图书3部。在国家级刊物或出版社发表论文10篇,CSSCI核心刊物16篇,中文核心期刊16篇,其他公开刊物发表论文60余篇。著有诗集《帆影集》《雁鸣集》《湖星诗集》《轻舟集》。


本 书 前 言


白鹿洞书院位于庐山五老峰东南麓、鄱阳湖西北岸。历史悠久,是读书讲学的好地方。诚如明代胡俨说:“白鹿洞在康庐山之阳,五老峰之下,山川环合,林谷幽邃,远人事而绝尘氛,足以怡情适兴,养性读书,宜乎君子之所栖托,士大夫之所讲学焉”(《重建白鹿洞书院记》)。此地集幽秀景致与先贤胜迹于一体,为诗人提供了感兴无穷的丰富题材。感兴怡情,留下了大量诗歌。

咏及白鹿洞的诗歌,最早可追溯到白居易《重过江州题别遗爱草堂兼呈李十使君》一诗,从小序中“李亦庐山人,常隐白鹿洞”以及结句“君家白鹿洞,闻道亦生苔”或可见在李渤时代以前就有白鹿洞地名。南唐中主李璟时代,在白鹿洞创设庐山国学,读书人为追逐功名纷纷来此洞中攻读,其中有伍乔、江为等诗人。李璟率群臣游览庐山时,在庐山国学看到江为的题壁诗句:“吟登萧寺旃檀阁,醉倚王家玳瑁筵”,大为嗟赏。另外还有李中《送相里秀才之匡山国子监》《壬申岁之任淦阳再过庐山国学感旧寄刘钧明府》两诗都是与读书成名有关。北宋时期有关白鹿洞的诗歌未曾见到,只有在南宋朱熹修复书院以来,白鹿洞诗歌才开始大量出现,朱熹本人身体力行,为白鹿洞写了14首诗,足见他对这里倾注的一片深情。明代王守仁来此所赋五古,步其韵者甚多,如舒芬、邹守益、黄国卿、邹元标、敖文祯、方大镇、翟凤翥等。可见鹿洞诗的兴盛与著名人物朱熹、王守仁提倡风雅以及他们在功德、学术上的重要地位不无关系。

白鹿洞诗歌林林总总,以山林溪亭作读书讲学的背景,但又不同于古代隐士的处境,毕竟这是带官方色彩的有着固定地方集体讲学读书的去处,其传统历代未坠。其内容主要有四大主题,即建院读书、山林佳趣、儒学正传、先贤风范。这四方面相互影响而化生的诗歌,犹如图画的四种色调,一绳而分四股,这是由其特殊环境及历史条件所造成的。建院读书是书院诗歌的起因,表现为言志劝学;山林佳趣是作诗的媒介与酵母,在此优越环境可以澄心会意;诗中渗透着的儒学正传、人文精神,则与诗人们从小受到的儒家教育相印证发明,故往往表现为议论。缅怀先贤风范,凭吊先贤遗踪,士人在此徘徊,往往赋诗抒情,感慨无穷。

修建书院,供士人在此立志读书,作立足的根据地,是诗中必然要涉及到的内容。一代理学大师朱熹,立志兴复书院。本书所选的《寻白鹿洞故址》表现了他对书院久已荒废的婉叹之情与建院兴学以恢复纲纪的担当意识。他还说:“矧今中兴年,治具一以张。弦歌独不嗣,山水无辉光”(《白鹿洞书院同尤延之提举杂咏》)。认为如果不能继承书院传统,则山水也无光彩了。书院落成后,他兴奋题诗云:“重营旧馆喜初成,要共群贤听鹿鸣”(《次卜掌书落成白鹿佳句》)。又如明代洞主吴国伦诗中也说到:“诛茅构讲堂,选石布经席。……南州士如云,从之叩今昔。谐声登雅歌,洋洋振金石”(《初至白鹿洞与诸生》)。从中可见,书院的兴复,给主其事者带来多少愉悦与希望。

有了读书的好地方,便应静心苦学。所以朱熹用诗来劝勉读书立志:“珍重个中无限乐,诸郎莫苦羡腾骞”(《白鹿讲会次卜丈韵》)。语挚情深,指出诸生在此须得名教之乐而不要以为苦,不要追求仕途的腾达。明朝苏葵《书院示诸生二首》其一云:“夸多斗靡匪真儒,格致无功是守株。欲向此中寻妙诀,放心收后细观书。”其劝勉读书则又明显带有王阳明心学的特征。同时代陆深诗云:“一径莓苔无俗辙,四时弦诵有清音。人逢胜境功名薄,山到斜阳紫气深”(《白鹿洞》)。以为此胜境之脱俗清心,有助于士人鄙薄功名富贵。清代查慎行在诗中说:“读书不闻道,枯朽安足摧”(《次韵答白鹿洞生周户臣……》)。则指明读书的目的是为了闻道,用《论语》中语:“朝闻道,夕死可矣。”措语斩钉截铁,一语中的。

鹿洞诗以写景占多数,这与诗有着兴起感发的特征是分不开的,但也与其地幽僻超妙不无关系。试读一些诗句,笔下出现的是隔绝人世的理想化名教乐地,一草一木、烟霞云锦,都对此地进行呵护。明人张时彻《白鹿纪行》诗中云:

静榻飞花细,灵芝浴露繁。
宫墙今见圣,流水自通源。
暝树栖山燕,春苔绣石皋。
鱼游吹浅浪,龙卧起惊涛。

此数联幽峭博丽而又俊逸生新。又如:“桥连青竹坞,路绕白云堆”(明代余鼐《次胡祭酒》); “烟霞自昔封丹洞,竹柏春深护讲筵”;“石室依然云矗矗,溪桥不改水粼粼”(明代吴国伦《重游白鹿洞》)。描摹真切如见,气韵高浑厚重。“天开仙掌云为色,涧落珠帘雨作音。四壁图书寒竹润,千年庙宇瑞烟深”(明代詹仰庇《过白鹿洞》)。力辟幽境,骨重神寒。“云携千嶂宿,树拥百泉飞”;“入亭犹月色,当户已松声”(明代伦品卓《和吴国伦宿洞》)。写书院夜景,有渊静之神,用虚字作动词斡转,正得杜诗之妙。又:“古殿云烟护,空阶竹影寒”(明代朱卷《白鹿洞》);“披经研露冷,流翰染溪香”(明代徐有常《前题》),写读书时所见到的景象,风韵泠然。在精警简炼的笔触中寄托妙思幽绪。

诗人们的视野并不局限于书院,而是延伸到有山林佳趣的大背景之中。描写书院大环境的诗句如:“庐山秀结五老峰,悬天绝壁擎苍龙。一峰南下如顿辔,崛起青嶂为屏风。后屏之山众山绕,罗青掩翠于中好”(明代伦品卓《白鹿洞歌》)。总括书院背倚山川大势,句健能举。书院附近环境则是“蒙茸草间洞,突兀泉上峰。谷口无人水声急,悬岩有竹影重重”(彭梦祖《过白鹿洞》)。奇奥幽深。清代毛德琦《鹿洞即事》一诗,通过他本人攀援、寻访、流连书院附近山林来展示书院优越的读书环境:

课士得余闲,景物恣欣赏。有泉涧底鸣,有花沿阶长。
弦歌夹松涛,馀韵幽而爽。拂座涌白云,开窗俯青嶂。
结伴一登临,直踏孤峰上。豁然心目清,弥觉天地旷。

他在讲课之余所见的是泉水叮当,花木蔓阶,更有读书声伴着阵阵松涛,余韵袅袅。拂座而迎来白云,开窗而俯临青山。山林佳趣诱使他与朋友一道登临,远眺俯临,而心目为之一清,天地更见旷远。此诗虽比较平实,但写得和婉亲切,可见讲读与观赏之间的和谐。鹿洞诗风无论雄奇还是幽秀,都是既与诗人的胸襟才气相关,又与其山林环境密不可分。

山水景物的清奇秀逸,与士人读书时宁静的心境是如此相契,诚如朱熹所说:“青云白石聊同趣”;明代郑廷鹄诗中所言“悠然心赏处,天路更何穷”。即说明人与大自然为知音。山水往往引起人们的联想,用以印证人伦道德的心态,想象儒家风范。比如说:“游偕鹿豕春恬若,望到江河心沛然”(明代吴炳庶诗语)。“突兀群峰耸,凭栏多大意。道人何所见,心境还俱弃”(明代邹元标诗语)。不仅如钓台亭、闻泉亭、独对亭、朋来亭之类人为景观所营造的读书环境引发诗人对理性的感悟,即便歌咏书院周围的景物,其旨趣也往往表现为受儒家伦理制约。白鹿洞山水之妙,在诗人看来,恰可印证义理之在人心。明代张铁峰诗中所说:“双涧汇清白,五老存典刑(同型)”(《游白鹿洞》)。水之清白,也是人性的清白;五老峰高,恰是人世间的典型。明代吴中立诗云:“名山天作竟何为,千古斯文一脉基”。把天造名山的用意说成是用作千古斯文的基地,以至于如御史王学曾诗说:“白鹿何年出洞隈,山灵原为大贤开”;明代林应骢诗云:“试问诸生道何处,鸢飞鱼跃静中求”(《游白鹿洞》)。他告诉诸生,应在自然界活泼泼的生机中去感悟道的存在。所谓“心灵自契合”(明代方大镇诗语);“廓然余寸心,而况幻身影”(明代李应升诗语)。说的就是心与大自然相契合的道理。因而陈霖诗云:“鸢鱼道妙穹壤内,图画天开紫翠堆”;凌楷诗云:“探破幽岩见洞门,此中真自有乾坤。”人们在这里感到另有一番天地,表达人在自然界中得到全新的体验,从而脱除尘蜕。然而这种物外乐、静中忙的境界,并不能依赖于流连山林风月而获得,重要的是:心身的修养要在大自然中得到净化与提升,方能忘却小我。否则就会象明代王宗沐所说的“洗心赖境终非静,避俗耽山亦是尘”(《题朋来亭》)。仅依赖外境并不能达到虚静的境界,避俗在山仍脱离不了尘俗。

人们爱在诗中表达山与人谐趣的静乐境界,以及超世绝尘的襟怀。诚如明代朱豹所说:“泉水远分吾道脉,钓台长醒世途心”(《游白鹿》);明代郑玉诗云:“步入巍墙忘道妙,坐临活水悟源头”(《游白鹿》)。明代施梦龙诗云:“未向鸢鱼窥道体,欲因麋鹿问真诠”(《次壁间韵》)。明代景溱说:“微茫马首前,俗绊不能至”(《游白鹿洞》)。或将山水拟人化,融注了敬重的心情。明代湛若水诗云:“北风浩浩吹云幕,五老欣欣举手迎”(《丙申秋再访白鹿洞》)。

诗人与大自然对话,常常采取拟人手法,或者说是用拟人化写山水,如王守仁《独对亭望五老》诗中将五老峰比作老朋友:“长风卷浮云,褰帷始窥面。一笑仍旧颜,愧我真先变。”叹山川不改而人已衰颜。最后感悟到“悠悠万古心,默契可无辩。”赋予山水以人的情感与意识。又如御史伍希儒诗“五峰入望疑曾识,十里相传只会神”(《游鹿洞》);沈九畴诗“五峰作锥判今古”(《题白鹿洞》)。五老峰能与人会神,能判别今古。明代吴廷举在诗中说:“南去青山应我笑,西飞红日为谁忙”(《和周时可韵》)。青山竟能笑我忙碌,却不知红日竟能为谁而忙碌。将主观情性移于青峰红日,其实青峰红日何尝有此意识。在有情者看来,云壑石泉无不具有人的主观情性所投射的感情色彩。

从大量的诗词内容来看,充盈其中的主要是儒家的人文精神与孔学传统,这样的一个传统不是为做官而读书,而是厌弃功名,鄙薄尘世,为正心诚意修身而在此潜心研究儒家学说,这种学问称为儒家正学,鹿洞环境正是儒家的名教乐地。如云:“孔颜乐向洞中寻”(明代吴炳庶《白鹿洞次朱文公韵》);“洙泗清流应接派,宫墙白鹿欲求邻”(明代伍希儒《甲子秋访白鹿洞》);“三才蕴奥青襟业,千古纲常白鹿心”(明代秦武《白鹿留题》);“千年道统传真脉,四国衣冠仰正风”(刘章《白鹿洞示诸生》);“圣泽源前澄澈水,欣从洙泗溯分流”(清代廖文英《白鹿洞》)。孔孟经典中的话语,在这些学识渊博的士子诗中,经常是信手拈来,如“斐然二三子,从汝咏而归”(明代吴国伦《白鹿洞》)。诗人笔下的物象,往往联想到士人们所崇尚的儒家精神,这种精神化作巨大力量,所向无敌,诚如明代胡庆豫在诗中所说:“乃知名教功,可使妖氛绝”(《游白鹿洞》)。

缅怀先贤,寻觅前人胜迹,景仰先贤遗教,是鹿洞诗的又一重要方面。如果说与千年以前的孔子尚有时间距离、远在齐鲁的洙泗还有空间距离,那么,曾在庐山活动过的先贤便更容易引起感发的力量。不少诗中流露出对先贤的敬肃之情,地以人重,确乎有理。诚如明人徐琏诗中说:“先贤传地道,仰止不胜情”(《游白鹿洞》)。又如明人蔡宗兖所说:“想见藤阴路,前贤接武行”(《初诣洞学》)。明代何贤在诗中说:“欲将妙契问前贤”(《游白鹿洞》)。或敬人而推及物,如明代丘浚诗云:“昔贤过化处,草木皆可敬”(《赠友忆白鹿洞》);这些诗从不同角度抒发了对先贤的景仰并从中汲取修身问道的力量。诚如明代沈九畴诗中说:“历揽遗踪皆企予,寤寐名山欲投老”(《题白鹿洞》)。这里所说的先贤主要是与庐山或与白鹿洞有关的人物,如李渤,是他首先开发了白鹿洞这块圣地,虽然其时并未有书院。如明代袁忠彻诗云:“先贤爱此昔侨寓,至今白鹿留遗踪”(《庐山书屋》;明代罗汝敬诗云:“闻昔仙人在空谷,身披荷衣骑白鹿”(《游白鹿洞》)。

再是崇尚周敦颐,周公虽未到过白鹿洞,但他在南康军作过知军,后又隐庐山北之濂溪。故明代邹守益诗中说:“叩首无极翁,绝学天所眷”(《次阳明韵》)。周敦颐倡太极而无极之说,故称“无极翁”。朱熹奉周敦颐为理学开山祖,诗中屡屡提及。《白鹿讲会》诗中说:“光风霁月更别传”即指周敦颐。朱熹后来成为理学集大成的人物,并得到官方的崇祀,影响巨大,他又为兴复白鹿洞不遗余力,此后人们来到这里缅怀他、崇仰他,在大量的诗中对他发出由衷赞叹,并引发对其理学道统的礼赞。诗句如:“独采苹蘩荐一杯,渊源道化想当时。茫茫坠绪期重续,圣学心传愧未知”(明代黄仲昭《谒二贤》);“遗像在古祠,钟鼓置两楹。拜瞻不能去,岂为山水行”(明代夏寅《书院拜文公像》)。又如明代陈铨的诗云:“……敬向先贤奠一杯,俨然如对在生时。也知神会能心得,不论闻知与见知”(《白鹿洞》)。到此俨然如见朱熹之面。又如明代李素诗云:“濂洛一源来正脉,舞雩千古自春风。紫阳归去遗编在,山岳云星百世宗”(《洞院留题》)。认为朱熹的学说有如山岳云星,山不倾,星不坠。又如元人黄异诗云:“不宗朱氏原非学,看到匡庐始是山“(《送人读书白鹿洞》)。将人与山相比譬而辉映,先贤的形象与山一般崇高。明代曾干亨说:“紫阳心印白云间”。(《游白鹿洞》)。因紫阳心印而联想到白云从容之态。明代罗洪先说:“灏气在江流,真宅化峰巘”(《白鹿洞次阳明公独对亭韵》)。将朱熹那种人格力量及浩然之气想象为江河奔流,即便已逝,其真宅也化为山峰矗立。

明代方大镇在《白鹿洞偶成用阳明先生韵二首》诗中则将他们合在一起咏赞:

紫阳本六经,垂老疏为传。珍重无极翁,学脉永相眷。
象山义利说,风规载相劝。先后三儒宗,不作异同辨。

这里分别指的是周敦颐、朱熹、陆九渊三位儒学大师,着重讲朱熹重视周敦颐在道学中的开创之功,又曾邀陆九渊到白鹿洞中讲说义利之辨。

以上话说白鹿洞诗的四大内容,实际上诸多内容是相互渗透并化生着的,只是在某一方面更有偏重而已。山林之趣偏于写景,读书立志、儒家正学方面偏于议论,缅怀先贤偏于抒情,大致如此。此就书院诗词大致内容而言,也还有不少师生、友人或山长与地方长官为白鹿洞书院而相互酬答唱和,相互勉励。譬如明代洞主李应升与南康知府袁懋贞、清代朱星渚、查嗣瑮赠星子知县毛德琦、大学者翁方纲与院长沈兼山,与其弟子、白鹿洞山长谢启昆的诗唱和,便体现了大学者师友之间传承儒家文化的责任担当。

本书诗词主要选自郑翔、胡迎建主编的《庐山历代诗词全集》(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版),全集中有关白鹿洞书院的诗不少于二千首,过于古奥或过于浅白的不选,丛书中其它卷已选的不选,尽量做到序论中引用过的诗与选注诗不相重复。注重诗的意蕴之深与艺术之妙,兹选注诗94首,词2首。均加以说明,阐述未必恰当,聊备一说,仅供参考而已。

有关白鹿洞的文章也很多,如碑记,亭记,桥记,游记,各当其用,各擅其妙。本书所选8篇,主要选自吴国富编纂的《新纂白鹿洞书院志》(江西人民出版社2015年版),以管窥豹,尝鼎一脔,可略窥师生讲学论道人文之盛,书院建筑布局之概,附近山川道路之概貌,重在文学性,是选篇的大致原则。

我曾多次来到白鹿洞书院,驻足遐思,想见历代多少士人在此隐居、讲学、读书、视察、休憩情景。李渤驯白鹿以自随,胜迹犹存;朱熹兴书院而传道,规模未改。循阴冈以伐木,矗矗栋梁;依阳坡而结屋,琅琅书声。近望五老峰,俨宾主之相招;俯窥贯道溪,识活水之有源。山光溪色,随时可揽;高谈妙论,开座能聆。而今盛况不再,此亦时易势移,幸赖有党和政府部门对此地的重视,并有书院管委会的坚守与呵护,得以成为文物宝库,旅游胜境。今遵嘱作此选注,或能管窥各时代情景。倘若我的微薄之力有助于书院文化建设,则是莫大的荣幸。书中必有不少失当之处,有待专家与读者指正。


“白鹿洞书院文化旅游丛书”

丛 书 总 序


主 编 简 介


孙家骅,江西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员。曾任第十、十一届江西省政协委员、江西省文化厅副巡视员、江西省文物局局长、江西省博物馆馆长。

 

 

预购方式

方式一
预购热线:0791-88505573

方式二
江西高校出版社京东旗舰店购书链接:
https://item.jd.com/47377297414.html

方式三
江西高校出版社京东旗舰店购书二维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我社简介 | 英才招聘 | 邮件系统  版权所有:江西高校出版社 赣ICP备12007686 技术服务:江西新媒体出版有限公司